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  神盟历一千八百四十年六月十四日,达贡·奥力森背着一袋薯粉回到家中。
  达贡·奥力森是一个坚古人,也就是“俗称”的矮人。他年轻而强壮,身高与其他坚古人一样,大约在一米六左右。宽阔的肩膀、粗壮的四肢和脖颈、坚硬的大脑袋等坚古人普遍的特征组合起来,让他看起来尤其粗犷而强悍,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。
  装着一百二十斤薯粉的铁桶的体积几乎和他身体一半那么大,但在强壮身体的帮助下,不管是扛在肩上还是取下来放在地上,达贡都显得游刃有余。这些薯粉由菇薯碾磨制成,那是一种在地下生长,同时具备菌菇和红薯特征的粮食作物,能果腹耐储存,对不见天日的坚古人非常重要。一百二十斤薯粉是达贡从城主那里领出来的配给口粮,是之后三个月的份额。
  “妈,我把粮食背回来了。放在厨房还是搁到地窖去?”
  “放在厨房吧。你马上就要参加成人仪式,我给你做些饼子,路上带着吃。”
  “那你给我多做点,”达贡搓了搓手,循着母亲的声音来到地窖口,刚好接过她双手端着的腌肉篮子。一股齁咸且充满尘土的味道钻进鼻腔,那是属于大量岩盐、长久岁月以及少量蛋白质的气息,但依旧让达贡大量分泌唾液。他遮掩住口腔里的变化,用粗手指挠了挠胡子,然后说:“妈,多做点不是因为饿了,而是成人仪式时要和多玛一起去,多出来是给他准备的。”
  母亲用宽厚的手掌轻拍达贡的脸颊,笑容在皱纹的沟壑里晕染开来:“好的,我多做点。你要照顾好你的好朋友。”
  达贡点点头,在母亲的指挥下开始干活,主要是把薯粉分拣到密封的铁盒子中,这样在吃的时候可以心里有数。他的母亲叫做科罗娜·钢铸,这是个朴实的坚古族女性,今年375岁,年龄让她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,已经不能——按照她的话来说——“一只手捏死土巨怪”,但目前还算是健康有力。她的眉眼间满是对达贡的疼爱,她的胡须上则记录着这个家庭经历的风风雨雨。
  对,女性坚古族人也有胡子,但不是她们自己长出来的。外界根本不了解坚古族人的生活,才会有女矮人也长胡子的谎言。她们天生是没有胡须的,一辈子都不会长。只是延循着几万年的习俗,在她们结婚时亲手剃下未婚夫的胡须,并在坚古族庇护者奥力大神的祝福下,将它制作成一套假胡须,亲手粘在自己脸上。这标志着婚姻的开始,它将至死不渝。与此同时,新郎也将用新长出来胡须来记录这一人生阶段,努力创造新的荣耀。
  达贡母亲脸上的胡须便是她丈夫的,她非常细心地把胡须小辫用“结绳记事”的方式整理好,展现夫妻双方的主要功绩以及对彼此爱情的承诺。奥力大神的祝福让妻子脸上的胡须不会枯黄,历经岁月也只会坚古如初。坚古族女人相信可以根据自己胡须的状态来了解她们的丈夫,即便他们身在远方,双方的灵魂也可以保持沟通。
  胡须在坚古族的文化习俗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,包括其中最重要的成人礼,男性坚古人要拿到“须环”,一种特殊的身份铭牌。达贡马上就要迎来自己的六十岁生日,成人礼也就在几天之后。完成仪式、拿到须环之后就可以找一份真正的工作来养活家人,对此达贡已经做好了打算:他想成为一名猎人,为父母(以及其他坚古族人)捕获地下洞穴中的猎物,带来肉食,让他们能够真正吃饱。
  “胡子又乱了,你也不注意,过来让我收拾一下。”
  母亲的话就是命令。达贡——尽管强壮的如同野猪一样,尽管即将成为坚古族的一名骄傲猎人——但在执行母亲的命令时,连训练有素的小奶狗都望尘莫及。他微曲着膝盖,乖巧地向前伸出脖子,把黑色的胡须放在母亲手中。
  “马上就成年了,胡子一定要整理好,现在还不能梳辫子,但至少要干净整齐,别忘了那些女孩儿还看着呢。”科罗娜搓着养子的胡须,那些纠缠、打结的地方便神奇的解开来。“再有三天你就迎来成年仪式,领到须环之后再打理胡子就很简单了,也不用我再操心了。”
  “我宁愿让你操心。”
  “嗯?为什么?”母亲停顿了两秒,仔细想了想才明白过来。“哦,你又想说不愿意去相亲吧?火谷家的那几个女孩子我都看过,壮实能干挺好的,你去了又不会咬你,别紧张。咱们坚古族就是女孩太少,你得争一争才行。虽然你也是领主家的人,身份比一般人高……”
  “妈妈,别说这个,我不爱听。”达贡摇着头,但是胡子被拽着,他也不敢大幅度活动。“哪怕一晚上,我都没在尼尔家的屋檐下睡过,我根本不是尼尔家的人,我是你和父亲的儿子。至于身份,我的姓氏是奥力森,如同所有来路不明的坚古人那样,都是奥利大神的后裔。有大神在上,我倒不那么看重是不是尼尔家的儿子。现在我只想着如果能好好照顾你们,再就是找个机会将姓氏改成钢铸就好了。”
  科罗娜在达贡脸颊上拍了一巴掌,有些恼怒道:“说什么呢!如果不是尼尔领主一家人,你在襁褓的时候就死了,你不能忘了这点!我的托蒙德是领主以前的卫队队长,我没能给他生个孩子,所以尼尔领主才将你托付给我们。我们只是在执行领主的命令,你过去、现在、未来都是领主家的孩子,他们才是……”
  达贡张开双臂将母亲抱住,她便不再继续说了。坚古族人坚强但腼腆,并没有拥抱的礼节习惯。当被抱住时,会感到不好意思而暂时忘了原本要做的事情。当然,这也就是母子之间,如果是互相并不熟悉、信任,想要拥抱坚古族人,得到的将会是连环窝心锤——能够打断肋骨的那种。
  “我从来都不是你们的任务,我永远都是你们的孩子。”达贡说了一句,双臂用力抱一下然后松开。这时,他感觉下巴有点拉力,低头一看原来是胡子缠在一起。
  “又缠一起了,你的胡子总是这么不安分,以后要注意。”母亲的手拥有魔力,可以抚平儿子的躁动,解开打结的胡须。
  “瞧,胡子都知道我和你们缠在一起,而不是尼尔家。”
  “是领主家!不要直呼姓氏,那是没有教养的表现。我和托蒙德没能喂饱你,但可从来没有缺过教养。”矮人手指比较粗壮,但在整理胡须的时候神奇的灵巧。科罗娜很快将两个人的胡子都梳理整齐,然后用手掌在儿子散开的胡子上拍了拍,说道:“在火谷家的姐妹面前要好好表现,别再像个没成年的混小子了!你明明非常成熟,却总摆出一副人类无赖的样子,那不好。在坚古城,与你年龄合适的女孩子没几个;在坚古城外,知根知底的又没有。而且你……我知道你不想提起,但你要知道让一个坚古人真正认识和接受你需要相当长的时间。”
  达贡摇摇头,将手伸到胡须下面。从他下颚开始,顺着脖颈一直延伸到前胸,主要在两块胸肌以及心脏前方的皮肤上覆盖着黑色的鳞片。这些细密的鳞片比鱼鳞稍大,它们如同钢铁一样坚硬,但也可以像黄金那样的柔软。
  一开始,这些部位的皮肤只是比较粗糙,摸起来像是陈旧的伤疤。第一块鳞片在他十岁左右长出,后来逐渐增加。他的“名义上”养父母,也就是领主尼尔家也曾为此事找过一些牧师和治疗师,只是没有人能够解决。
  “这不是疾病,而是血脉。”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师在仔细检查过后说:“魔鬼或者恶魔的血污染了这个坚古孩子。要么是他的身体,要么是他的心智,两者迟早会出问题。我宁愿只是身体,这样他至少还能有一个纯洁的灵魂。”
  “坚古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,这是几十年时间不断积累观察产生的结果。如果你去其他城市,他们肯定会因为胡子下面的魔裔鳞片而误会你,甚至歧视你。魔物是大家的敌人,在战胜魔物之前,偏见难以消除。但我要你记的,牢牢地、永远地记着:你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坚古人,要永远为自己骄傲。”
  “好的,妈妈,我肯定能做到。”达贡抚平胡子,盖住鳞片,然后道:“成人仪式后我会加入狩猎队,很快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猎人,大家就不会在意我的血脉,你就放心吧!”
  母亲笑着给他鼓励,欣慰的看着孩子。她根据自己的经验,知道那些鳞片和外面的偏见会让孩子的未来变得坎坷,但她更相信自己与达贡的朝夕相处:这是个好孩子,魔物的血脉完全没有影响到他。
  “行了,说得多不如多做点。我做饭,你去打点水,缸里快空了。奥力神殿今天放水,早点去占个位子。前面的水还干净,后面的质量会差一些。”科罗娜说道:“托蒙德骑着库库蜥出门去了,想要抢先,你得用跑的!快去吧,我的滚石!”
  “已经到点了吗?”
  达贡快步走出家门向着坚古城洞穴中央的方向望去。坚古人遵循习俗在大山中开造洞穴居住,一路向下挖掘,并向周围展开,由上至下形成多层结构的地下城市。这些层级之间会有天井一样的空洞,往往会留下指向下方的巨大石柱,将它作为钟塔。
  “哎呦!都这个时候了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  他一手抓起铁扁担,另一只手抓起两个铁桶,如同泥石流一样冲出家门。那双宽厚的脚掌在干燥的岩石地面上拍打出一连串清脆的响声。